您的位置:我三七六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世家名门 > 第257章 提亲

《世家名门》 第257章 提亲

    第257章提亲

    一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几人才打倒回府。

    蒋若男和两个孩子早已经换上紫珊带来的衣服。靳绍康虽然没有带衣服,但通过一下午的时间,衣服也已经干了。是以刚才的事情虽然尴尬,但是因为两人的刻意回避,便没有再被提起。

    今天孩子们玩得很尽兴,回去的路上,孩子们还同蒋若男说,以后还要经常和爹娘一起出来玩,蒋若男哪里肯,便道:“娘每天都很忙,没有这么多时间出来玩,而且你们很快就要念书了,也不能老是想着玩。”

    提起这件事,她抬起头问靳绍康:“上次跟你提过的让你给孩子们请先生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靳绍康道:“已经联系好了,过几天就会到侯府来。”

    孩子听说以后都不能和爹娘一起出来玩了,非常的失望,都低下头,默默不语。

    靳绍康见不得孩子们难过,便趋过身子将孩子们楼入怀里安慰道:“你们也不要难过,这样吧,等过几天先生来了,你们跟先生好好学习,只要先生夸你们学的好,以后每逢年过节,或者是你们生日,我和娘都带你们出来玩”

    两小孩的双眼顿时亮起,高兴地说好。蒋若男本想出言反对,可是看到孩子们开心的样子,又怕自己反对会让孩子们失望,连带的影响孩子们学习的热情,蒋若男心中气急,抬起头狠狠地瞪了靳绍康一眼。

    靳绍康抱着孩子们,没有看她,可是一直裂开嘴笑,‘露’出白生生的牙齿。

    回到公主府时已近天黑。蒋若男让紫珊先将孩子们带进去,等孩子们走后,就沉下脸来,对靳绍康说:“以后不要再替我作决定”

    靳绍康温言道:“我只是不想见到孩子们失望,而且一年带他们出去玩几次也不过分。像今天一样,不会被人发觉,不会招惹闲话。”

    他一副全心全意为孩子们着想的样子,让蒋若男无话可说,她转过身,正准备下车,身后又传来他低沉的声音:“如果你实在不喜欢这样,等过两年,孩子们长大一点,我亲自跟他们说,我会告诉他们,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现在他们还小,什么都不懂,还是让他们无忧无虑地过两年吧”

    蒋若男心中发酸,她停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回过头去,下了马车,进入公主府。靳绍康看着缓缓合上的朱漆大‘门’,心情沉重,他对车夫说:“回侯府吧。”

    车夫一扬长鞭,马车哒哒哒的慢慢离开公主府。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蒋若男没再见靳绍康,不过从紫珊的口中得知,孩子们的先生已经去到侯府,正式教导他们了。从孩子们的口中,也看得出他们很敬重那位先生,学习起来也很认真,看着孩子们摇头晃脑的背三字经,蒋若男很是欣慰。

    可舒心的日子没过多久,就发生了一件让她很气愤的事情。

    这天,她在‘女’医院正在教导‘女’弟子们,忽然,太后派人来请她。

    蒋若男很诧异,她每天都有去慈宁宫请安,有什么急事让太后这么急的召见她。不知怎么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去到慈宁宫,见到皇后正陪着太后闲聊。蒋若男走过去,给太后和皇后请安。

    皇后笑道,“太后就是心急,我本来说等你明天来时再说这事也不迟,可是太后心中高兴,等不了了,偏要这个时候叫你来”

    太后笑道:“喜事是等不得的。”说着向蒋若男招手,让蒋若男坐到她身边去。

    蒋若男面‘色’不变,在太后的身边坐下,笑问:“喜事,什么喜事,和我有关吗?”

    这时叶姑姑送上茶来,笑道:“自然和公主有关,刚才定国公夫人来慈宁宫看望太后,提起一件事……”说着看着太后笑了笑。

    太后眉开眼笑,心情很好,她拉住蒋若男的手,接着说:“定国公夫人说,左都督请她向哀家提亲,说有意于你”

    蒋若男心一沉,随即一股热气直冲入脑,

    这个左伯昌,还真敢向太后提亲完全不顾及她的想法

    皇后也很高兴,她在一旁笑盈盈地说:“这确实是件喜事,左都督虽然布衣出身,可是年轻有为,骁勇善战,年纪轻轻就身居如此高位,前段时间又封了爵,深得皇上器重,和公主正相匹配太后,你说是不是?”

    太后连连点头,“更难得的是,左都督上无老,下无小,而且定国公夫人说了,他知道若兰不喜欢夫君纳妾,还保证一旦娶了若兰,绝不会再有别的‘女’人,这种重情重义的男人哪里去寻,哀家一听就喜欢,心想,这不就是特意给若兰准备的如意郎君吗?”

    蒋若男一听此话有些着了慌,她握紧太后的手,急道:“太后,你没有应承下来吧”

    太后见她如此紧张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她看着蒋若男问道:“这是你的终身大事,没有问过你的意见之前,哀家自然不会应承下来,”她停顿了一会,又问:“怎么,你不愿意?”

    一旁的皇后脸‘色’渐渐转冷。

    “太后,若兰早就已经认识左都督,这个人粗鲁,霸道,‘阴’狠,而且看不起‘女’人,他之所以不肯纳妾是因为他嫌‘女’人麻烦,只要有一个‘女’人替他生孩子管家就行,多了是累赘……”蒋若男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

    太后很不解:“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他一‘门’心思对你就好当初你和安远候和离,不就是因为安远候和别的‘女’人……”她见若兰听到这里脸‘色’微变,便没再说下去。旁边的皇后淡淡接口道:“左都督布衣出身,‘性’情举止自然不如侯‘门’出身的安远候,可正因为如此,他才不会讲究太多规矩,于你也是件轻松事,人无完人,想事事称心哪有那么容易”

    蒋若男低下头,“若兰没想过要找十全十美的人,只是若兰真的不想嫁给左都督,若兰……不急着嫁人……”

    皇后先是看太后一眼,然后笑了笑:“公主是不急着嫁人,可是公主身为公主,总不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下去,这是要惹闲话的,公主不替自己着想,也要替太后和皇上着想,知道的还知是公主不想嫁,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和太后对公主的事情完全不关心了”

    蒋若男面‘色’微微一白。

    太后微微皱起眉,对皇后说:“皇后这话说得太严重了……”

    皇后笑道:“臣妾也是一时心急,怕若兰错过了好姻缘。”

    太后道:“皇后这段时间忙于选秀的事情,也是太‘操’劳了,不如回宫歇歇吧”

    皇后闻言便站起身,笑道:“多谢太后关心,太后一说起,臣妾便想起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臣妾就先告退了”说完,向着太后行了礼,缓缓出了慈宁宫。

    蒋若男看了一眼皇后的背影,说:“选秀又开始了吗?”

    太后叹了口气,“是啊,三年又过去了。”接着又道:“皇后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没有人敢把闲话说到哀家和皇上身上来。”

    蒋若男心中感动,轻轻依偎在太后身上。

    一天她不嫁人,皇后的心都无法完全轻松下来吧,可是,已经错过一次的她,实在不想再错第二次。

    明明知道这个人不合适自己,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嫁给他?是,人无完人,她可以不在乎他的粗鲁,‘阴’狠,可是她无法同一个完全不懂的尊重自己的人生活一辈子。

    “只是,哀家看左都督真的很好,他能叫定国公夫人来提亲,可见他对你的诚意”太后有些话不好说出口,自从蒋若男封了公主以后,有这个意思的也只有左都督一人而已。她曾经将合适的人家的夫人请到宫中来叙话,将自己有意替若兰说亲的事情隐隐传达出去,可是并无人响应,也对,若兰只是义‘女’,又无实力背景,还嫁过人,生过孩子,娶回府中还不能怠慢,这些人自然不愿意。她也不好强求,从来强扭的瓜不甜,当自己百年以后,若兰是要受委屈的。

    可左都督不同,他主动来求亲,定是十分中意若兰的,如此好的条件,又答应一心一意对若兰,错过实在可惜。

    “太后,他不是喜欢我,只是他觉得我够强悍,娶回家后能独当一面,不用他‘操’心罢了。他亲口对我说的。”蒋若男低声说。

    太后笑:“这个左都督还真是有意思的人,他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可见他也是一个实诚的人。我听说他这个人从小吃过很多苦,没有念过什么书,‘性’格又直爽,自然不会说些讨人欢心的话,如果你肯给他机会,我相信,他会慢慢改变的。这么多人有意和他结亲,他都不答应,唯独看重你,可见他对你是不同的。”

    蒋若男只是摇头。

    太后转过她的身子看了她一阵,然后轻轻问道:“若兰,当初你肯给安远候一个机会,和他圆房,留在侯府,今天为什么不能给左都督一个机会?你怎知左都督不会为了你而改变呢?”

    蒋若男摇头:“这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我已经没有力气了。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我不打算改变。”

    太后沉默了一会,才道:“好,哀家不‘逼’你,你再考虑一段时间,实在不愿意,哀家会和定国公夫人说。”

    蒋若男见太后为自己如此‘操’心,很过意不去,“太后,若兰让你失望了……”

    太后笑道:“只要你真的开心,哀家就不会失望,哀家最想看到的就是你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蒋若男感动之下,拥住太后,太后愣了一会后,也抱住她,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宠溺地笑着,“这孩子……”

    蒋若男离开慈宁宫后,太后和叶姑姑说起此事。

    太后问她:“阿叶,你如何看此事?”

    叶姑姑一边帮太后捏肩膀一边说:“阿叶觉得,如果公主有心嫁人,左都督就是无可挑剔的夫婿人选,公主不可能拒绝地如此干脆”

    “你的意思是……”

    阿叶叹口气:“只怕就算是再好的人来向公主提亲,公主也能找到拒绝的理由,奴婢觉得公主压根就没想过嫁给其他人”

    太后点头,“当初若兰和安远候多好的,那段日子,她是那么开心,每次来和我请安,一说起安远候,眼睛就发亮……”这种感觉她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之后就算母仪天下,也再没有尝试过那种感觉,可是那种感觉却深植入她的骨髓,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也无法忘记。

    “可是以若兰的‘性’格,当初既然离开,就不可能再回去了……都是皇儿作孽……”太后心中很难过。

    虽然太后和定国公夫人都没有宣扬此事,可是也不知怎么的,左伯昌有意娶和顺公主的事情很快传遍了京城,一时成为京城所有达官贵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男人们不理解,‘私’下里偷偷地议论

    “和顺公主虽然是公主,可是毕竟是义‘女’,除了太后外,并没有别的背景,而且又不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还嫁过人生过孩子,这个左都督要娶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就偏偏看上她了?真是不明白”

    “就是,图什么呢?就算公主的医术好,也不用将她娶回家不是?真想请她看病走走关系也不是办不到的。不得不说,左都督的眼光真特别。”

    ‘女’人们更是想不通,特别是那些曾经想嫁给左都督又被他拒绝的‘女’子。

    “这左都督真好笑,放着黄‘花’闺‘女’不要,偏要去娶个和离过的‘女’人,做人家便宜爹。”

    “那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是公主。”

    “又不是真正的皇室血脉,她所依仗的不过是太后,等到太后……到时谁还在意她,我就不信左都督想不明白这点。”

    “还有安远候也是,他病好之后也有不少人想与他结亲,可是他都拒绝了,谁不知道,他还想着那个‘女’人,这两个男人都是怎么啦?那个‘女’人哪点好?”

    可是不懂归不懂,妒忌归妒忌,都只敢‘私’底下说说,当着当事人的面,可不敢‘露’出半点不敬的神‘色’。因为太后不想这么快断了这‘门’亲事,所以暂时没什么反应,大家也只当这事板上钉钉了,毕竟,一个和离过的‘女’人还能有这么好的归宿,怎么可能拒绝?

    消息传到侯府,第一个急的就是太夫人,她第一时间就叫人将靳绍康叫回家。

    “侯爷,你听说没,左都督有意娶若兰”

    太夫人心中酸溜溜的,和离过的‘女’人竟然还能有这么好的男人提亲?

    靳绍康早已听说此事,这些天都在为这件事烦恼,想见蒋若男,可是她自从那天郊游后就一直不肯见他。

    “侯爷,如果若兰答应了怎么办,她可是孩子们的娘,怎么能嫁给别的男人?难道要让两个孩子叫别的男人爹吗?侯爷为她做了这么多,她都没看到,还要嫁给别的男人,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情”一想到蒋若男真的要嫁到别人家,太夫人又不由地记起她的好来,眼泪不知不觉地落下来。

    靳绍康安慰了母亲几句,心想着该怎样和蒋若男见上一面。

    这天,蒋若男受到靳嫣然的请帖,请她去王府做客。

    这段时间,蒋若男忙着教导‘女’弟子,而靳嫣然忙着在府中站稳脚,所以两人一直没有联系,这次接到靳嫣然的请帖,她也很想知道靳嫣然最近过的好不好,到了约定的那天,蒋若男带上礼物,按时上‘门’。

    靳嫣然带着几名‘女’子到‘门’口迎接了她。

    蒋若男一看到她,便知她现在过的很好。

    靳嫣然胖了少许,红光满面,像只熟透的水蜜桃。蒋若男拉着她的手笑,“见到你这么好,我真开心。”

    如此真诚的话语让靳嫣然感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靳嫣然身边的‘女’子向蒋若男行礼,经过靳嫣然介绍,才知这四位是宁王的侧妃,但没有‘侍’妾。蒋若男特意看了静娴侧妃一眼,见她年龄比靳嫣然大上少许,眉目清丽,温柔娴静,一点都看不出是心机深沉之人,难怪当年能骗到靳嫣然。

    靳嫣然亲亲热热的挽住蒋若男的手臂,将她迎进去,一边走一边说:“公主还是第一次来王府吧,待会我带你好好逛逛。”

    蒋若男但笑不语,跟着她走进大厅。

    在大厅用了一会茶,聊了一会天,靳嫣然便叫四人退下,她又拉着蒋若男四处闲逛。

    一路上一边欣赏王府的风景,一边说起这些事。

    “别看那静娴侧妃表面对我服服帖帖,其实心里很不服气,这些日子找了不少麻烦”靳嫣然轻哼一声,“她还当我像以前那么好欺负了现在我将她的人全部都换了下来,卖的卖,打发的打发,让她成为一只无牙的老虎,我看她还怎么凶她去王爷那里哭诉,可是王爷现在向着我,哪里肯听她说,只说,内宅之事本来就应当我做主如今府中的下人也知道谁才是王府真正的‘女’主人,我总算是熬过来了”说到这里,靳嫣然红了眼睛。

    蒋若男真心地替她开心,拍了拍她的手。

    “公主……”靳嫣然忽然停下脚步,脸儿微红,她左手抚着腹部,“我怀孕了。”

    5000字的大章谢谢大家的订阅谢谢大家的粉红票,评价票和打赏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