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三七六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世家名门 > 第263章 真相

《世家名门》 第263章 真相

    第263章真相

    蒋若男醒过来,却见景宣帝已经醒转过来。他侧着身子,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她,目光幽深,复杂。

    景宣帝能这么快醒来,说明他已经闯过了这次的难关,‘性’命是无碍了。蒋若男松了口气,“皇上,你醒了就好了。”

    景宣帝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很明显,她是因为自己醒过来而开心,他心中一暖,笑了笑,低声说:“我也没想到我还能醒来。”他停了一会,又说:“没想到你会这么尽心尽力的救我。”

    如今,以她的医术,真要动什么手脚,相信连刘院使都看不出来,或许还不用动手脚,只要她袖手旁观,以他的情况,今早就不可能醒过来了。

    “若兰,你错过了摆脱我的机会。”

    蒋若男站起身,冷冷道:“我是很想摆脱你,可是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有些事情我很想做,可是做不出来。”说着转过身,“我叫人去通知太后。”

    刚迈开脚步,手却被景宣帝抓住。

    蒋若男回过头,看着他,“我记得今天是我剃度的日子,皇上放心,我不会食言。”说完甩开他的手,向外走去。

    不一会,得到消息的太后,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进来见到皇上在黄公公的服‘侍’下喝粥,而刘院使在‘床’前帮他诊脉。

    太后见此情形,知道皇帝的病情已经有了起‘色’,心情大好。她走过去向刘院使问明皇上的情况,刘院使笑着说:“和顺公主妙手回‘春’,如今皇上已经没有大碍了,接下来的日子好好调养就可以了。”

    太后很开心。

    景宣帝吃完小半碗粥,遣退周围的人。

    他看了看太后身后,问:“若兰没有一起过来?”

    太后看了他一眼,说:“若兰已经动身去寺院了。”她想为蒋若男求情,可是,想到儿子的病情刚好一些,不想让他再受刺‘激’,只好忍住不说。

    谁知景宣帝却开口道:“母后,我对若兰是不是太过分了?”

    太后沉‘吟’了一会,然后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女’子出家确实是很严重的事情,若兰下半辈子也就这样了……”

    景宣帝握住母亲的手,声音有些哽咽,“我只不过想将她留在身边。我总觉的,就算她受苦也是暂时的,我有能力带给她长久的幸福,可是事情却一步步地发展到这个地步。”

    “可是即使是如此,她也没有真正恨过你,在你需要她的时候,她毫无芥蒂地帮助你。”太后趁机说,“昭儿,你真要将她‘逼’到那个地步?让她一辈子孤寂清冷,你就开心吗?”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沉重的钟声,景宣帝知道,那是皇家寺院的方向。

    太后长长地叹了口气,“若兰的剃度就要开始了,过了今天,一切都会尘埃落定。再也无法挽回……”她握紧景宣帝的手,“孩子,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结果?不要做让自己将来后悔的事情。”

    景宣帝眼睛有些发酸,他眨了眨眼,转过头去,声音如同微风一般的轻。

    “她昨天跟我说,说我从小应有尽有,从不知什么叫渴望,什么叫求而不得……”他轻轻笑了笑,“我怎么不知道?我所渴望的,天地下也就一个蒋若兰而已……”

    “可是若兰渴望的却是一个温暖的家……而这一点,你怎么也给不了她。”太后轻轻说。

    “我知道……”景宣帝声音有些哽咽,眼中隐有泪光,“我知道那种感觉,渴望,内心里发出的饥渴,想得到却怎么也没有,很痛苦,很难受……”

    太后看着他,怔怔地落下泪来。

    “所以我在想,虽然我得不到,可是我应该让她得到,我们两人中总得让一人过得快乐,或许她快乐了,我也就开心了……”

    太后点点头,趋过身,将景宣帝楼入怀里。

    景宣帝将头搁在太后的肩上,一滴泪水无声息地流下来。

    皇家寺院,静水庵

    蒋若男披散着头发,跪在庄严肃穆的观音像前。观音宝相平静祥和,一双眼睛似乎看透世情。

    旁边一名身穿灰袍的尼姑,手拿剃刀走到她的面前,“老尼乃慧静,是这里的住持,公主身份尊贵,老尼不敢收入‘门’下,特代师尊收下公主。以后公主就是老尼的师妹,法号,慧空。”

    蒋若男面无表情,心静如水,看着前面的观音宝相。

    慧静正准备帮蒋若男剃度,忽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慧静皱了皱眉头,停下手中的动作,下一秒,黄贵带着几个太监急急忙忙地冲进来,见蒋若男还没来得及剃度,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皇上口谕,免去今天的仪式。”

    说完走到蒋若男面前,对着一脸惊奇地蒋若男说:“公主,随奴才来,奴才奉皇上之命带公主见一个人。”

    蒋若男心中惊疑不定,不知景宣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去见一见又何妨?

    蒋若男跟着黄贵而去。

    静水庵外已经备好了轿子,蒋若男坐上去,没过多久,轿子在一座偏僻的小院子前停下。

    蒋若男下了轿,黄公公对她说:“公主进去吧,皇上让你见的人就在里面。”

    蒋若男走进去,穿过前院来到一座屋子前,她推开木‘门’,‘门’吱啊地一声打开,借着投进去的阳光,蒋若男看见里面有一抹熟悉的背影。

    蒋若男走进去,看着那道背影怔了怔,这时,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雪肤乌发,清丽绝伦,却是已经“死”了的清黛

    蒋若男睁大了眼睛。

    清黛看着她笑了笑,笑容妖娆,却又透出‘阴’冷。与侯府中那个乖巧纯真的清黛完全是两个人

    “夫人……不,现在是公主了”清黛向着她行了礼,“清黛给公主请安。”

    蒋若男看着她,冷冷道:“原来你真的是诈死你到底是什么人”

    清黛站起身,挑起一条眉‘毛’,懒洋洋地笑:“公主不要心急,今天清黛就是奉了皇上的旨意,来为公主解‘惑’的,公主有什么疑问尽管问”

    事情再清楚不过,原来真的如她所想,清黛是景宣帝派来的人

    “你不是越‘女’吧”

    清黛站得笔直,闻言笑着说:“清黛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张公公带走,成为他手下的一名间客如今我便是张公公手下排名第一的间客妖狐。当初皇上派我去侯府时,我还很奇怪,皇上为何大材小用?后来才明白,原来这个任务一点都不简单”

    “间客……”蒋若男恨得牙痒痒的,这个皇帝,竟然派个最出‘色’的间客来破坏他们

    “公主,我知道你和侯爷都曾经怀疑过我,你们还试探过我是否身怀武艺。可是公主,清黛在各国刺探情报这么多年,如果这么简单就被人试探出底细,现在也不会活着站在公主的面前了”清黛平淡地说。

    “因为你身怀绝技,所以你才敢替侯爷挡下撞击?”

    清黛笑:“苦‘肉’计必不可少,不管是什么男人,都吃这一套,见到有‘女’人舍身忘死地对自己,没有一个男人会不被打动,在这一点上,侯爷也不例外那一次,我早就在戏班的绳索上做了手脚,用内力将绳子震松,可是又不会立刻断,到了看戏的时候,绳子附着柱子的力量,要不了多久就断了,而且在断口上也查不出一点破绽到时,我只要看准机会,扑上去就行了”

    蒋若男冷哼一声,“好手段不用说,之后你所谓的悬梁自尽,也不过是你的障眼法而已。”

    “不错,那是龟息法,我可以将呼吸和脉搏闭住一段时间,就像是死去一般,如果我不‘弄’得这么严重,侯爷只会当我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耍手段了只会‘弄’巧成拙可是侯爷亲眼见到我快要死去,在他的心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那时的愧疚我还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了”

    “你还真是算无遗漏”蒋若男讽刺道。

    清黛毫不在意地笑笑,“那是必须的,如果事前没有计划周详,将所有的可能都考虑到,那么死的就会是自己,我也是被‘逼’出来的。”

    “那么……那芝兰‘花’呢?那‘花’也是有问题的吧”

    清黛知无不言,“那是皇上‘交’代我的,他吩咐我,这半年里,务必不能使你怀上身孕。普通的芝兰‘花’绝不会有这种功效,可是我培育的这种,却是用一种汤‘药’养出来的,这种芝兰‘花’所散发出的香气,闻久了,就会让人怀不上身孕。不过这种‘花’最大的功效却不是这个……”清黛看着她,怪异地一笑。

    蒋若男又问,“那么于秋月的丫鬟也是你杀的?”

    清黛轻描淡写地说,“只怪她多事,居然发现了我的秘密,这种人不死都不行公主……”清黛看着她,轻笑道:“与你来说或许是一件严重的事,可是在我来说,不过一条人命而已,算不得什么。就连我自己的命,也算不得什么,顷刻间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停下来,看了蒋若男一阵,然后笑道:“我一直在等公主问那件事,可是公主拐弯抹角,就是不敢提及,原来直到今日,公主仍然不相信侯爷”

    明天大结局。

    推荐我的新文

    书名《重生豪‘门’千金》书号:1958260

    简介:重生了,这一生,我不要再做受人摆布的公主,我要做掌控自己命运的‘女’王

    所有害我的人,欠我的人,我不会指望着老天爷的报应,我要亲手讨回来

    请大家继续支持~~~╭(╯3╰)╮

    页面下有直通车,点进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