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我三七六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荒原闲农 > 正文 第405章 决断

《荒原闲农》正文 第405章 决断

    苍海来到了坡下,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四下没人,于是把自己的手放到了树干上,感受着生命之树的回应。

    “啥事?”生命之树的回应很快来了。

    苍海把自己遇到了事情说了一下,然后问道:“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当然了把西瓜种成这里一样那肯定是不行的”。

    “要不让他们种水果?就是猕猴桃或者是樱桃”生命之树答道。

    苍海摇了一下脑袋:“发财这种事情是要讲究带头的,我们四家坪靠的是种西瓜发的财,我这边让人去种猕猴桃或者是樱桃,这些家伙百分之一百二十不乐意去干,他们不会觉得你好心,只会觉得你怕他们进来和自己一个锅里搅食,从而忽悠他们!”

    乡下的老农们别看没什么文化,但是属于中国农民的那点小聪明还是有的,要不国家怎么讲什么致富带头人呢,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前面有人趟出了路子,他们一路小跑跟上去,当然最好赚钱的时候一把超过趟路子的人,自己大赚特赚。

    “那让他们就种西瓜吧,别太出挑,西瓜的品质比一般的西瓜好上一些就行,最主要是有点特色,像是小鬼子不是就搞出一个方形的西瓜来么,好家伙一个一两千块钱,也不知道哪个傻蛋会买!”

    苍海说到了这儿,想起了小鬼子的方西瓜,其实方西瓜什么的就是个噱头,谁不知道果子上包一个塑料透明模子一样的东西,果子慢慢长大的时候就会长成模子的样子,普通的西瓜套个方塑料壳子就想过来骗中国人的钱?咱们又不是日本人地方小种不了多少水果,日本人买西瓜论瓣,中国人买西瓜都是论个的。

    “那我要把触手伸过去?”生命之树道。

    苍海心中鄙视了一下生命之树:“你的那些小动作你以我不知道?你的触手都带伸到镇上去了吧,我跟你说伸过去可以,但是别给我弄什么乱七八糟的妖蛾子出来”。

    生命之树现在是皮糙肉厚的,苍海这的话根本对它构不成什么伤害,反而自辨说道:“我就是长几颗瞭望树罢了,也没有搞什么事情,我说你现在怎么心眼这么小!”

    “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反正最多镇子附近四五公里的范围内,还有周边的两三个村子,种西瓜种出来的瓜要品不质不错,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对于弄虚作假的人,一概不要手软,让他们赔掉裤子……”

    生命之树一听,立刻应了下来,事实上它对于折磨人那真是有特殊的爱好,现在苍海要求了,它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生命之树一开心,便冲着苍海说道:“谈的这么开心,我送你一个礼物!”

    还没有等苍海说什么呢,突然间苍海的脑子里便有一个画面跳了出来,月光之下,胡来安鬼鬼祟祟的牵着牲口摸进了瓜田里,而且还是苍海的瓜田,摘了几个母瓜放进了牲口背上的篓子里,又趁着黑夜牵着牲口带着母瓜,向村子北走了差不多三四公里,在一个黝黑的山谷里,有两个四十来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接应胡来安。

    两拨人见面的时候,几个男子验了瓜,然后从口袋里给胡来安掏出了一沓钱。

    整个过程苍海就像是在旁边亲眼见证事情的发生一样,那家伙,画面感太强了!

    “我了个去,没有想到你还有录相机的功能啊,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传来我看看?”苍海觉得这事太有意思了。

    生命之树想了一下,瞬间就把另外一个画面传进了苍海的意识中。

    “我去!”

    苍海脑中的画面一出来,立刻把自己的双手从树干上抬了起来,因为苍海脑中闪现出来的画面是自己的堂妹苍静和她的男朋友林志景亲小嘴的画面,而且瞅着两人还是躲在小树林子里的,旁边都没有人,指不定下面要干点什么呢。

    一来苍海没有这种嗜好,二来苍静其实就跟苍海的亲妹妹差不多,想想这画面感多让人不舒服啊,还好是亲小嘴,这两人要是做点什么情侣间爱做的事情,苍海瞅见了,说不准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摘出来。

    “这种东西以后就不要闪给我看了,想让我长针眼么!”苍海重新把双手给放了回来。

    生命之树那边似乎觉得挺好奇的,张口问道:“以前每一个人都喜欢看啊,你的上一任,他就是靠着我统治了整个帝国将近一百年的时间,整个国家每一个角落我都能看的到,你永远也不知道人类的城市下隐藏着多少罪恶!”

    “行了,你就别拽文了!他乐意是他乐意,我没有兴趣窥视别人的隐私!反正我这里现在就一个任务交给你,西瓜让他们种,一斤瓜反正能比普通的瓜贵上一半的价格也就行了,幸幸苦苦当个瓜农收入应该还不错……”苍海说道。

    生命之树自然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让苍海没有想到的是,生命之树可比苍海奸多了,混过那么多的主人,如果没有空间的羁绊,生命之树能把苍海的智商碾压成翔。

    和生命之树聊了一会儿,苍海离开了小林子转身回村。

    经过了晒谷场的时候,发现这些吃饱了的'偷瓜贼‘们,绝大部分已经钻进了账篷里,里面还传来了这些人沉重的鼾声。

    经过了晒谷场往上走,苍海遇到了李晚和李群兄弟两人。

    “海二哥,胡大爷爷刚才还找你呢,让你去村委的活动中心去一趟”李晚说道。

    苍海听了点儿纳闷,不知道胡大爷爷找自己什么事,于是问道:“什么事?”

    李晚道:“我哪里知道啊,反正胡大爷爷找你,我看到了就通知你一声”。

    苍海嗯了一声之后冲着哥俩问道:”你们干什么去?“

    李群笑眯眯的说道:“我们看瓜田去啊,今天轮到我们家,我和我弟这么准备带着家里在狗去瓜田么”。

    “人不会有了,但是要注意一下獾子”苍海随意说了一句。

    李群和李晚哪里会不知道这些,哥俩张口说道:“要是有獾子才好呢,好久没有吃过獾子肉了,而且獾子油可是很好的治烫伤的药!”

    “行了,你们忙去吧,我去村委看看”苍海冲着哥俩摆了一下手,沿着坡往上,向着村委活动中心走了过去。

    原本村东头只有村委还有村里的民宿窑这么一层窑,现在文一道和村里的一些年青人又在这一层窑下开了一层新窑,在这层新窑下面,有些人还决定挖窑,看样子村东西的格局马上也和村子里一样,成了三层窑的结构。

    反正中国人有钱了之后常干的几件事情现在是表现的一览无余。

    有钱了之后干哪些事?首先是买田,现在田买不了啦,就干第二件事,那就是盖房子,换在这里自然就是挖窑,最后一件就是娶媳妇,现在四家坪这边乡亲们除了买地全都忙活上了。

    来到了村委会门口,发现里面的灯光还亮着,苍海于是在门外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谁啊?”

    胡师杰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苍海回了一声:“我!”

    然后推开了门,走进了窑里。

    胡师杰一看苍海进来了,拍了拍旁边的炕席子:“正准备找你呢!”

    “什么事,非要这大晚上的说?”苍海一歪屁股坐到了炕沿上。

    等着苍海坐定了,胡师杰这才慢慢的张口说道:“你觉得老姚说的事情怎么样?”

    苍海一下子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很是迷茫的问道:“什么事情?要瓜种子的事情我不是答应了么,您放心我不会玩什么花样的,既然他们想种那就种呗!“

    胡师杰摆了一下手,很是有些心乱的说道:“不是这个事!”

    “还有什么事?”苍海闹不明白了。

    苗正伟这时笑着说道:“老主任,您就别和他兜圈子了!”

    说完冲着苍海说道:“我们正在商量一下怎么把瓜种子泄出去的人给揪出来呢”。

    苍海一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胡师杰,因为就在不久前,苍海便透过生命之树知道泄出瓜种的不是别人,正是胡师杰的二孙子,胡明山的二儿子胡来安。

    “你们想怎么处理?”苍海试探着问了一句。

    胡师杰正色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老话说不立规矩不成方圆。而且我们也不是不教而诛,这个事情我说过无数次了,咱们村里瓜种子绝对不许流到外面去,别人偷那是别人的事情,但是咱们自己人这么干就是不行,这不仅仅是给人拿点种子的事,而是对咱们整村子的背叛,这人必须揪出来,哪怕是杀鸡吓猴,也得把这只不守规矩的鸡给杀了!”

    见胡师杰说的斩钉截铁,苍海试着问了一句:“您要查出来准备怎么处理?”

    “赶出村子,不让他种西瓜”胡师杰说道。

    苍海听了觉得无所谓,反正胡来安这小子原本就不种瓜,不过赶出村子?苍海觉得这事有点儿悬,胡来安可是胡明山两口子的心头肉,也是胡师杰的亲孙子。

    看到苍海脸上的表情,胡师杰以为苍海有大事化小的意思,于是立刻正色说道:“海娃子,这事你别放松,你知道为什么以前一个村子,或者一个姓大家很团结,而现在越来越淡了。甚至父子兄弟之间闹出龌龊直接上法院,就是因为现在规矩讲的少了,没有约束每个人都拨着自己的小算盘,想怎么来怎么来,损害别人的利益,今天他能他瓜种子传出去,那么明天他就敢惦记村里的收入……”。

    苍海有点儿听傻眼了,如果不知道偷东西的是来安,苍海一准觉得胡大爷爷这事情做的对,老爷子不愧是为了村子操劳了一辈子的人物,性子上还有一股子狠劲,算的上一条杀伐决断的汉子。

    但是现在知道干这事的是胡来安,心下里顿时替老头有点儿着急,因为查到后来,为难的还是他胡师杰。

    “明天,明天早上我就宣布这个事情,做错事的出来承认则罢,要是不承认那么就按着以前咱们定下的规矩来”胡师杰又道。

    苍海连忙说道:“这事要不咱们偷偷的查一下?反正也用不了几天!”

    偷瓜种子这事情又不是什么杀头的大事,别说是偷瓜种子,就连卖点儿杀头的’面面’也还有泄露消息的呢,现在种瓜的村子里,肯定已经是一个消自的筛子,去村里稍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是谁把种子泄出去的。

    “公生明,廉生威,我们这边既然领着大家奔着好日子去就得讲规矩。而且这规矩不是我一个人定的,更不是让我一个人守。去年的时候大家全村投票把这事定下来。既然这样,那么大家都得守,全都守那才是规矩,如果大家都不守,规矩再好也是放屁!”

    反正苍海是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劝了,老头是铁了心要收拾人。